钱柜777莆田文化平台
您已经看过
[清空]
    钱柜777
    当前位置:钱柜777>莆田文史>陈献章与莆阳情谊

    陈献章与莆阳情谊

    钱柜777 www.arysoft.net   □吴国柱

      陈献章(1428—1500),字公甫,号石斋,别号碧玉老人、玉台居士、江门渔父、南海樵夫、黄云老人等,出生于广东新会,少年时随祖父迁居江门白沙乡的小庐山下。学者尊称“白沙先生”。广东新会(今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)人。明代思想家、教育家、书法家、诗人,广东唯一一位从祀孔庙的明代硕儒。正统十二年(1447)举人,成化十九年(1483)以荐授翰林院检讨,弘治十三年(1500),病卒于家。享年七十有三。谥号“文恭”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名士周瑛同游太学,友善。后互有诗唱酬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名士黄仲昭亦友善。后互有诗唱酬。

      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时任翰林院编修陈音以灾异陈时政,又奏请起用陈献章事。

      陈献章因莆名士、时任广东左布政使彭韶交荐于朝,两人交谊深厚。彭韶病逝,陈献章作《彭司寇挽词》三首,遣子不远数千里来莆吊丧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广州府通判顾叔龙私交甚笃,经常以诗唱酬。后顾叔龙在任肇庆府同知,掌德庆州事、卒于官时,为其料理后事,直至其子至乃已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广东惠州知府吴绎思友善,有诗唱酬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莒州学正陈聪友善,有诗唱酬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广东沙冈巡检郑荣友善,有诗跋及诗唱酬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广东按察司佥事李元镇友善。作有《风木图记》一篇,《佥宪莆阳李公自海南征黎遇白沙》诗一首留念。

      陈献章与莆人、广东化州知州黄万硕友善。作《赠黄化州归莆田》诗留别。

      时任广东饶平县知县邱天祐廉能著于时。大儒陈献章代作《代简奉寄邱明府》诗一首。

      时任肇庆府恩平知县翁俨请陈献章撰《恩平县儒学记》,描述其兴学事迹。

      莆田名士林典主考广藩时,曾往江门访谒陈献章,献章称其为远到之器。

      莆举人林体英曾往广东江门拜谒陈献章,献章教其理学两个月,回莆亦能激昂自进。

      莆人、进士陈茂烈奉使广东,受业于陈献章。陈献章作《与陈进士时周》简一封勉励。《明儒学案》把陈茂烈列为白沙(陈献章)门人。

      弘治九年(1496)春,陈献章闻莆名士、广东提学佥事宋端仪将临广东执政,深表幸甚、幸甚。后有交往。弘治十三年(1500)三月十日,陈献章殁后一个月,提学佥事宋端仪移文当道,请入祀乡贤祠。

      成化十九年(1483)初夏,时任刑部员外郎林俊拜谒应召至京的大儒陈献章,公日与讲学有得。后互有书信问候。正德元年(1506)五月,江西巡抚林俊为已故老友陈献章撰《祭白沙祠文》。正德九年(1514)二月,右都御史林俊又为陈白沙祠撰书碑记《陈先生石斋祠堂记》。

      陈献章代作《代简答伍郡主为莆田林侍御求草书》诗。

      陈献章为莆宋名相陈俊卿、状元陈文龙题画像诗以赞。

      陈献章留存莆阳石刻,有莆田西天尾澄渚村“俞氏世家”石碣。

      现将陈献章与莆名人交谊之事及留莆石刻综述之,以存史料。

      一、陈献章与周瑛

      周瑛(1430—1518)字梁石,初号蒙中子,又号白贲道人,晚号翠渠。学者称“翠渠先生”。兴化府莆田县连江里清江村(今荔城区黄石镇清后村)人。明代理学名臣、书法家。成化五年(1469)进士,翌年(1470)授广德州(今属安徽)知州。成化十四年(1478),迁南京礼部郎中。过三年,迁任抚州府(今属江西)知府。后调镇远府(今属贵州)知府。弘治五年(1492)三月,升四川布政司右参政。八年(1495)五月迁四川右布政使。弘治十五年(1502)八月乞引年致仕,孝宗嘉之,诏进一阶为资善大夫。正德十三年(1518)七月初八卒,享年八十九。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其著有《翠渠摘稿》收录《钦定四库全书》。

      《陈白沙集》(附录)载门人承直郎、户部主事张诩于弘治十四年(1501)闰七月撰《白沙先生行状》云:“……今右布政使周某(周瑛)时同游太学,所藏古人墨迹,爱踰拱壁。先生(陈献章)因借阅经旬不还,某(周瑛)数取,先生(陈献章)笑曰:‘试君尔,君得非所谓玩物丧志者乎?’某(周瑛)遂有所警发。……”

      陈献章与周瑛同游太学(国子监),友善。成化五年(1469),周瑛中进士;陈献章会试落第,南归江门,周瑛作《送陈白沙归南海》十首送之,以表惜别之情。录如下:

      送陈白沙归南海

      一

      骑马出都城,送君登远道。我有一壶酒,为君再倾倒。

      海内重结交,卑卑学脂韦。心术不相语,美誉交相推。

      我知君最深,君知我亦至。临别为赠言,愿君莫予弃。

      二

      郁郁山下松,四时不改色。盈盈道旁花,朝夕供採摘。

      花好聚人看,春风亦易寒。松高依霄汉,劲草不可扳。

      愿学山下松,用以养贞德。毋学路旁花,一採不复得。

      三

      翽翽天边凤,翱翔周八极。纷纷甕底鸡,旋飞仅盈尺。

      我欲为凤凰,毛羽苦未齐。我欲为醯鸡,甕底不可棲。

      人生各有志,岂宜自束缚。愿言从凤凰,万里翔寥廓。

      四

      芝兰有幽性,托居在空谷。满天风露寒,隔林香撲撲。

      我因爱芝兰,朝夕相往返。采采欲盈把,薰我衣与冠。

      衣冠在敝箧,芝兰隔林樾。但恐岁月赊,余香易消歇。

      五

      东都事矫激,西晋尚清虚。一时自云适,社稷随丘墟。

      辟彼门户开,转运由其枢。大势皆倾倒,力救尚何如。

      君子阅世多,立说慎其初。择中而守固,孔氏有遗书。

      六

      人言羲皇初,其道本简易。卦爻二三画,天地露精秘。

      达磨自西来,亦颇领此意。面壁坐九载,未尝立文字。

      辞繁道理晦,辞毁道何寄。天地有日月,六经未可弃。

      七

      释子称入定,如蚕自吐丝。置心于昭旷,用以求真乐。

      孔氏有明训,敬义须夹持。动静两无礙,此心自愉怡。

      入定既云久,此心亦能守。但恐体用乖,真乐竟何有。

      八

      禅学论有无,似颇欠笺注。有自无中生,无非有孰据。

      盆水盛月华,有无相撑拄。盆倾水墜地,月华归何处。

      论无入空虚,论有滞形器。有无岐而二,斯乃学之蠹。

      九

      圣学论一贯,斯最为要义。自从参赐远,谁领言下意。

      圣以一贯万,体用无二致。学者求之万,其一乃可至。

      执著固云非,超悟亦未是。功深与力到,庶几有真契。

      十

      与君远相逢,三载共城阙。至宝偶不售,还山採薇蕨。

      本为同枝鸟,乃尔成胡越。一夜起相思,白尽巾中发。

      君为万里人,我为万里月。夜夜留清辉,为君照巾韈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陈献章寓居神乐观。周瑛和陈献章在神乐观夜坐,吟诗唱酬,周瑛和诗《和陈公甫神乐观夜坐韵》一首,录如下:

      虫声秋院静,木榻自来凭。细数千年事,闲挑五夜灯。

      子房真学道,王旦谩为僧。湖水渺无际,寒鱼不受罾。

      周瑛任广德州知州有声,陈献章《与丘苏州》书札中为周瑛之有为,又能与人善予以赞扬。书札录如下:

      与丘苏州(一)

      辱书,知起处,甚慰。仆以疾病跧伏海隅,比于缙绅往还中,非平昔素知,不敢辄上问。多罪,多罪。承谕,周翠渠守广德有声,因记。曩岁周侯赠贺克恭诗云:“黄门仙客归辽左,少室山人忆岭南,我亦尘埃难久住,木兰溪上浣青衫。”周侯后以进士留京,以书来番禺。仆次韵戏之,未及寄去。周侯寻守广德,仆以不能默默,而窃喜周侯之有为,又喜先生能与人善,益思周侯所以处于克恭与仆之间。其始终去就,可不可之权,先生盖未知之也。为绝句一篇并前次韵录去,以发千里一笑。

      周瑛任抚州府知府期间,与陈献章也有诗唱酬。陈献章作《依韵答周太守瑛见寄》二首,以表达深情厚意。诗录如下:

      依韵答周太守瑛见寄

      一

      白马山前雪满扉,隔空云树晚依微。

      津头日日行人过,不见长安旧布衣。

      二

      相逢记得入京年,梦破邯郸不受牵。

      更说莆阳风景好,木兰溪里木兰船。

      二、陈献章与黄仲昭

      黄仲昭(1435—1508)原名黄潜,以字行,号未轩,又号退岩居士。学者称“未轩先生”。兴化府莆田县城内东里巷(今荔城区英龙街)人。明代方志学家、理学名臣。成化二年(1466)进士,选庶吉士,次年十月授翰林院编修。十二月,宪宗命词臣预撰明岁元宵烟火花灯诗,其与章懋、庄昶三人联名上《谏元宵赋烟火诗疏》阻之,贬为湖南湘潭县知县,未行。成化四年(1468)正月,特旨改任南京大理寺右评事。成化十一年(1475),丁忧归,无意仕途,服阙赴京,遂引疾乞归。弘治元年(1488),御史姜浩奏请起用仲昭。孝宗下旨,令地方官礼请出山。弘治三年(1490)晋京,初授职为《宪宗实录》纂修官,受忌者所阻,改任江西提学佥事。弘治九年(1496),再疏乞致仕。归家后,以讲学著书为事。黄仲昭纂修《八闽通志》为福建省第一部省志。其与邑人、四川右布政使周瑛合修《兴化府志》,其还修有《邵武府志》、《延平府志》、《南平县志》等。正德三年(1508)十一月初一卒于家中。享年七十有四。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其著有《未轩文集》收录《钦定四库全书》。

      陈献章与黄仲昭相友善。成化五年(1469)春,陈献章会试下第,南归道金陵,五月二十四日,朋友罗伦作《送白沙先生叙》,诸君有周源、涂志文、谢文祥、项麒、沈钟、潘琴、郁云、章懋、龙瑄、沈晖、姚璟、庄泉、李东阳、黄仲昭各为四韵诗以别。黄仲昭赋诗二首,以表离别之慰。诗二首录如下:

      送白沙陈先生

      一

      考亭遗迹久荆榛,风度真堪继后尘。

      千载武夷人仰止,罗浮从此共嶙峋。

      二

      天涯两度挹春风,瓮里醯鸡待发蒙。

      明日又从江上别,离心一片逐冥鸿。
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),陈献章代作《代简答黄大理仲昭》七言律诗一首,以寄相思之情。诗如下:

      代简答黄大理仲昭

      先生面目入中年,海曲丹青不遣传。尺简岂堪频问汛,两京还说旧因缘。余生可试屠龙技,毕嫁纔消鬻大钱。九曲棹歌君莫唱,千秋谁和武夷仙?

      弘治三年(1490),黄仲昭改任江西提学佥事,至弘治八年(1495)间,陈献章作《寄黄仲昭》一首,以寄故交深情。诗录如下:

      寄黄仲昭

      江西诸子在春风,我有新碑落永丰。

      海阔天空无可寄,只将狂斐为君通。

      三、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翰林院编修陈音以灾异陈时政,又奏请起用陈献章事。

      陈音(1436—1494)字师召,别号愧斋。兴化府莆田县东山涵头(今涵江区涵东街道办事处顶埔社区紫璜)人。天顺八年(1464)进士,选翰林庶吉士,次年(1465)八月授编修,与修《英宗实录》,成化三年(1467)八月书成,赐白金二十两文绮二表里罗衣,升俸一级。成化十二年(1476)二月,九年秩满进侍讲。成化十九年(1483)擢南京太常寺少卿,命兼掌南京翰林院事。弘治五年(1492)九月升南京太常寺卿。弘治七年(1494)六月卒。终年五十有九。卒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其著有《愧斋集》十二卷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大儒陈献章会试再次下第,回江门“杜门却扫,潜心大业”。陈献章的落第,引来朝中一片惋惜之声。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时任翰林院编修陈音以灾异陈时政,言:“讲学莫先于好问。陛下虽间御经筵,然势分严绝,上有疑未尝问,下有见不敢陈。愿引儒臣赐坐便殿,从容咨论,仰发圣聪。异端者,正道之反,法王、佛子、真人,宜一切罢遣。”章下礼部。越数日,又奏:“国家养士百年,求其可用,不可多得。如致仕尚书李秉,在籍修撰罗伦、编修张元祯、新会举人陈献章皆为世人望,宜召还秉等,而置献章台谏。言官多缄默,愿召还判官王徽、评事章懋等,以开言路。”忤旨切责。朝廷以陈献章举人不合征聘例为拒。大材不用,甚为可惜。

      三、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翰林院编修陈音以灾异陈时政,又奏请起用陈献章事。

      陈音(1436—1494)字师召,别号愧斋。兴化府莆田县东山涵头(今涵江区涵东街道办事处顶埔社区紫璜)人。天顺八年(1464)进士,选翰林庶吉士,次年(1465)八月授编修,与修《英宗实录》,成化三年(1467)八月书成,赐白金二十两文绮二表里罗衣,升俸一级。成化十二年(1476)二月,九年秩满进侍讲。成化十九年(1483)擢南京太常寺少卿,命兼掌南京翰林院事。弘治五年(1492)九月升南京太常寺卿。弘治七年(1494)六月卒。终年五十有九。卒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其著有《愧斋集》十二卷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大儒陈献章会试再次下第,回江门“杜门却扫,潜心大业”。陈献章的落第,引来朝中一片惋惜之声。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时任翰林院编修陈音以灾异陈时政,言:“讲学莫先于好问。陛下虽间御经筵,然势分严绝,上有疑未尝问,下有见不敢陈。愿引儒臣赐坐便殿,从容咨论,仰发圣聪。异端者,正道之反,法王、佛子、真人,宜一切罢遣。”章下礼部。越数日,又奏:“国家养士百年,求其可用,不可多得。如致仕尚书李秉,在籍修撰罗伦、编修张元祯、新会举人陈献章皆为世人望,宜召还秉等,而置献章台谏。言官多缄默,愿召还判官王徽、评事章懋等,以开言路。”忤旨切责。朝廷以陈献章举人不合征聘例为拒。大材不用,甚为可惜。

      四、陈献章与彭韶

      彭韶(1430—1495)字凤仪,号从吾。兴化府莆田县涵口(今荔城区新度镇港利村)人。后移居城内朱紫巷(坊巷)。天顺元年(1457)进士,二年四月授刑部山西司主事。既三载,守制归。成化初起复,改广东司。未几,署员外郎。寻进广东司郎中。成化六年六月升四川按察副使,十一年(1475)正月升四川按察使。成化十四年(1478)正月升广东左布政使。成化十八年(1482),彭韶上疏荐举陈献章。成化二十四年(1484)四月,以都察院副右都御史巡抚南直隶苏松等处,总理粮储。二十一年(1485)四月,召为大理寺卿,寻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,巡抚顺天等地,兼整顿蓟北军务。弘治元年(1488),召为刑部右侍郎。同年九月转刑部左侍郎。弘治三年(1490)四月改吏部左侍郎。弘治四年(1491)九月升刑部尚书,命侍经筵。弘治六年(1493)三月,充殿试读卷官。同年七月致仕归莆。弘治八年(1495)正月十一日卒于家,享年六十有六。赠太子少保,谥“惠安”。仍遣官谕祭营葬。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《明史》有传。其著有《彭惠安集》收录《钦定四库全书》。

      成化十八年(1482),广东左布政使彭韶、两广总督朱英前后具本荐陈献章于朝。彭韶《荐举陈献章疏》对陈献章评价极高,曰:“心术正大,识见高明,涵养有素,德性坚定,立志愿学于古人,荣辱不足以介意,诚高世之儒也。……臣等自度才德不及献章远甚,……”《荐举陈献章疏》录如下:

      荐举陈献章疏  彭韶

      窃闻名德之贤,成就甚难,储之朝廷,关系实重。是以古昔圣帝明王,咨询搜求,罔间遗逸。小或致之,大或起之。动则赖以成显著之事功,静则因以系士心之向慕。声望风采,郁为国华。《大学》所谓“惟善以为宝”是也。窃见广州府新会县监生陈献章,心术正大,识见高明,涵养有素,德性坚定,立志愿学于古人,荣辱不足以介意,诚高世之儒也。往者成化五年(1469)应试春闱,偶失甲第,给假回还,杜门养志。沈潜圣贤之书,实窥体要;洞达事物之理,有见精微。才虽未试,行则可保。今年五十余矣,读书践履,愈觉纯熟,孝义著闻,人皆感动。臣等自度才德不及献章远甚,犹且叨食厚禄;顾于醇儒,反不见用。非惟臣等之心诚切不安,亦恐国家不及收用,坐失惟善之宝也。伏见天顺年间,英宗皇帝闻抚州民人吴与弼,文行高古,特加礼聘,处以官僚,奈缘老病,辞不供职,是以未见作用之效。今献章年力盛强,大非与弼之比,伏乞圣明以礼徵召,量处以在京儒官职事,则必有以补助圣德,风动士类矣。

      陈献章闻布政使彭公(彭韶)上荐剡,为其举荐,感慨作《闻方伯彭公上荐剡》二首以记之。诗录如下:

      闻方伯彭公上荐剡

      一

      当时尊孔孟,用世必诗书。夫我何为者,先生非过欤?

      长歌扶晚醉,短发向秋疎。坐惜篱前水,垂竿试钓鱼。

      二

      骨相合长贫,岩棲累十春。忽传邦伯疏,见笑北山神。

      伎俩只余子,行藏独老亲。古来称冰鑑,谁是鑑中人?

      陈献章又作《复彭方伯书》信札一封,对布政使彭公(彭韶)上疏举荐深表谢忱。称赞大方伯彭公(彭韶)当世之豪杰也。《复彭方伯书》录如下:

      复彭方伯书

      古冈陈某薰沐顿首,复书大方伯彭大人先生执事:

      新凉惟台履吉庆,去冬林别驾过白沙,得执事手书,后又得所寄绝句诗,具悉雅爱。继又闻诸人,执事以贱名污荐尺,天官以执事之言为重,亟赐允行。近者,蒙遣守令降临衡宇,书币煌煌,先后疊至。太守执  ,宣喻于庭曰:“是大方伯彭公使某归陈白沙徵币也。”闻命兢惶,罔知攸措。

      执事当世之豪杰也。吾党以执事为模范,斯文以执事为司命,庙堂以执事为柱石。执事一嚬笑,一举措,天下将视以为轻重取舍。甚哉,执事之动不可轻也。

      仆本麋鹿之性者也。虽少读书,全无抱负;中岁闭门,惟近药饵。好事相传,类多失实。执事徒信人言,以为可用,斯名一出,士类扬之,闾里荣之,仆不知何以得此于执事意者。方今之俗,廉耻未兴,将以兴之欤,奔竟未抑,将以抑之欤?不然,执事眼高一世,必不以天下之望负天之人也。

      夫天下非诚不动,非才不治。诚之至者,其动也速。才之周者,其治也广。才与诚合,然后事可成也。孔子曰:“如有用我者,朞月而已可也,三年有成。”圣人过化存神之妙,不可一二窥测,天下不动不治,动以治之。圣人与学者一耳,未有不须诚以动,不须才以治者也。如仆者,忠信不修,章句为陋,才既不足以集事,诚又不足以动物,徒以虚名玷污荐尺。进则无益于事,徒丧所守,以上累执事之明,止则人将以我为固守一节,非通于道者,亦非所以立大中而奉明训也。二者之虑,往来乎胸中,几日而后決之。子使漆雕开仕,对曰:“吾斯之未能信。”开以夫子为的者也。夫子不能使之仕,何则?人之知己不如己之自知。苟未信也,师不能强于弟子。仆自知甚明,惟谨素履,罔俾玷缺,庶几丘园之义尚足以少裨明时,使奔竞者愧而恬退者劝,亦仆所以报执事之万一。若曰:“可以仕焉。”仆不知其可也。矧今自汗又作,俯仰或过,衣裳尽湿。此亦郡守所目擊。设任之劳事,何以堪之?伏惟执事察仆之志,矜仆之愚而弗强焉。幸甚,幸甚。

      成化十八年(1482),广东左布政使彭韶、两广总督朱英前后具本荐陈献章与朝。后彭韶作《送陈公甫先生诗序》一篇,对陈献章德才兼备,声名满四海,赠诗以赞。《送陈公甫先生诗序》录下:

      送陈公甫先生诗序 陈公名献章

      彭  韶

      圣贤之道,体用具而已。孔子论士,以行己有耻,使命不辱为先,修孝弟(悌)、谨言行者次之。《大学》言明德而必及新民,《中庸》语率性而必及修道,《西铭》父乾母坤,乃至民胞物与,盖合内外之道,而本末之事,未尝偏主独胜,以为学也,昔者君子学既成矣,人不吾知,陶陶嚣嚣,若将终身焉。苟知而求我,则起而从之,推所有以及诸物,以经济显扬为务。未尝狭视斯世,而曰“是何足与言仁义也”;亦未尝厚诬吾民,而曰“氵克转渐  讹也”。于是遂应大君之命,陈力就列,不出位、不旷官也。若遭时行志,则如傅说、武侯(诸葛亮)、伊川(程颐)、鲁斋(许衡)其人,揭正义于中天,振斯文于来裔,其烈盛矣。或事与时违,则见几而作,引身以退,而亦不忍归曲上下,求以吾誉焉。夫用心至于如是,非德充学盛、量洪识远,岂能为此大全之学哉?新会陈公甫先生,隐学三十年余矣,巡抚大臣贤之,荐于朝,下所司劝驾。先生徐白于母,忻然命之行。噫!此斯文正气之一几兹行,其必有合哉。一时注想,何异神明?先生亦必有以处之矣。某忝相知于其行也,赠以诗曰:“大道本无外,此学奚支离?人己彼此间,本末一贯之。是以古人心,包遍无遐遗。卷舒初不滞,动止在随时。白沙陈夫子,抱道真绝奇。林间三十载,于学无不窥。行周材亦足,知崇礼愈卑。珠玉虽固閟,山水自含辉。声名满四海,荐牍遂交驰。一朝征书至,八十慈颜嬉。有司劝就道,束书敢迟迟。积诚动天听,纳牖契神机。治化淳以洽,转移良在兹。”

      成化十九年(1483)九月初四日,奉旨:“陈献章与做翰林院检讨去,亲终疾愈仍来供职。”先生时在床褥。不能行动,乃遣侄景星具《谢恩疏》于鸿胪寺。遂南归。时任广东左布政使彭韶作《送陈公甫返广》一首以赠。《送陈公甫返广》诗录下:

      送陈公甫返广

      彭 韶

      白云缥渺出林端,磐礴回风欲雨难。

      敛却神功归洞去,故山依旧碧巑岏。

      在彭韶任广东左布政使期间,陈献章还代作《代简答方伯彭公》五言古诗一首以明志。诗录如下:

      代简答方伯彭公

      大贤望于人,往往非独守。难将一人意,满足天下口。

      氤氲复氤氲,东君欲放春。梅花何太早,早报越城人。

      弘治六年(1493)七月,刑部尚书彭韶致仕还莆。陈献章称受知于先生者,不可无言,作《次韵顾别驾奉寄彭司寇》二首以贺。称赞彭司寇(彭韶官刑部尚书,刑部尚书别称“司寇”。)“今代为官到六卿,闽中此老最光荣。”诗二首录如下:

      次韵顾别驾奉寄彭司寇

      序云别驾顾勉庵(顾叔龙,莆田在城行尾人,广州府通判,肇庆府同知。)闻司寇彭从吾先生得请致仕,还莆,赋近体诗二章贺之。谓仆受知于先生者,不可无言。既示之诗,寻又以简来促,因述所闻,附其韵,为和答之歌,非所欲闻于司寇者也。

      一

      今代为官到六卿,闽中此老最光荣。

      面前路阔身须退,阙下人嗟代有名。

      晚秫还家新酿熟,溪锄试手药苗生。

      相看不厌壶山好,笑拂松根坐月明。

      二

      二疏谁参汉大夫,都门今卖《送归图》。

      岂无经济酬当宁,已道头颅非故吾。

      自古功名关宠辱,几人廊庙不江湖?

      木兰之水清无恙,以配先生不可乎?

      弘治八年(1495)正月十一日,彭韶卒于家,享年六十有六。赠太子少保,谥“惠安”,仍遣官谕祭营葬。

      陈献章怀着万分悲痛之情,作《彭司寇挽词》三首,因其年迈,已六十八岁,遣子不远数千里来莆吊丧。《彭司寇挽词》三首录如下:

      彭司寇挽词

      一

      男子固多奇,如公更不疑。经纶思昔日,功业问当时。

      鬼幸村巫小,棋还国手知。杜陵秋月下,兴尽《八哀诗》。

      二

      侃侃亦訚訚,行违榜要津。鸟还江上瞑,人老世间春。

      禄尽休言命,愁多不为亲。武夷最高处,东望一沾巾。

      三

      斗气空遗剑,床灯不照琴。春怀不自得,老病忽相寻。

      事往浮云梦,山余宿草心。平生孺子意,絮酒一何深。

      五、陈献章与顾叔龙

      顾叔龙(?—约1497)字文潜,改字文时,号勉庵。兴化府莆田在城行尾(今荔城区镇海街道行尾巷)人。后迁花园巷定居。成化十年(1474)举人,入太学。弘治三年(1490)任广州府通判。未两考,部使者疏其治行,荐之,约弘治八年(1495)春升肇庆州同知,掌德庆州事,卒于官。顾叔龙为人旷爽,勇于行义。喜吟咏,动辄数十首不衰。顾叔龙与陈献章私交甚笃。陈献章门人张诩《白沙先生行状》有载:“通判顾某曩见先生束木带,解所束玳瑁带赠。”

      顾叔龙喜欢以号勉庵相称,不喜以官口号别驾相称。挚友陈献章以此事作《顾别驾欲人以号称,不以官口号,取笑》《书称顾别驾曰勉斋别驾,诗以博笑》二首为记。诗录下:

      顾别驾欲人以号称,不以官口号,取笑

      别乘官高上元簿,夫君英气盖东南。

      何须不学程明道,只要人称顾勉庵。

      按:程颢(1032—1085)字伯淳,号明道,学者称明道先生。河南洛阳人。宋代大儒、理学家、教育家、诗人。

      书称顾别驾曰勉庵别驾,诗以博笑

      勉庵别驾今相随,书法兼之盖亦宜。

      若道是名皆外物,因君分别却生疑。

      顾叔龙在任广州府通判期间,到江汀教民众用板筑砌土墙建房。挚友陈献章作《顾别驾来教民板筑,复以诗见示,次韵奉答》一首,对顾别驾为百姓造福之举予以赞扬。诗录下:

      顾别驾来教民板筑,复以诗见示,次韵奉答

      斛板亲传易简方,旁观点点复行行。

      无人不拜先生赐,茅屋家家是土墙。

      (原著按:莆中呼板筑之具曰“斛板”。)

      顾叔龙才能高,善赋诗。挚友陈献章作《题顾通府集古倡合卷后》一首,称赞顾叔龙“高才极雄骋”。诗录下:

      题顾通府集古倡合卷后

      满眼珠玉光,高才极雄骋。

      对之不敢言,稚才来弄影。(原著按:出《化书》)

      弘治七年(1494)六月,广东侍御熊逵欲为陈献章建“嘉会楼”,作为陈献章待客之用,即檄通判顾叔龙特来卜地。陈虽然不授受,楼照样建成。陈献章作《与顾别驾止建白沙嘉会楼》书简三封,表达心中感激之情。

      与顾别驾止建白沙嘉会楼

      一、执事未有不以公务而止敝邑者,今日之事,欲为名教树无穷风声于后代,而姑托始于仆以为之名。伏惟按治广东侍御熊公揭名“嘉会”,选能集事一人,使相地白沙,问于我府主林先生以得。执事遂尽闻于我藩宪诸老先生,倡斯和之。兴一役而众论攸同,举一义而多士知劝,百余年间,岭海之内,未闻有如今之盛者也。顾仆何人,俾以虚誉,滥竽斯会,区区不胜感激愧悚之至。执事以才识卓异见重于时,诸公诚信而委之。仆愚以今地方多虞,民苦力役,斯楼之建,虽以贤别驾主之,然寸土尺木不无劳费在民。愿执事再加处分,以复按治之命。苟可已之,不但纾民之力,而负且乘之讥,亦且不及老朽以贻玷诸贤,尤见执事相爱之至也。幸甚,幸甚。

      二、左明府过白沙,得知近况一二,才与他人异,宜上下之交无不便欤。伏闻当道用人,如执事之才,特别有大委任之,而何欲去之速也。贤郎今已康复否?送蠏船过江门,聊致此。不尽欲言。

      三、山楼小构,清白俸余之助得之公,不以愧谢。士诎于不知己,而信于知己。此仆所以每受赐而每不辞于公也。虽然,厚德不可以不报,尚友古人,永矢一心,进以礼,退以义,不受变于时俗,近之则可亲,远而望之益光,此仆所愿望于公如是。若徒以身为沟壑,无所规益,舍己循人,与时势上下,非仆之志也。镌者偶有所适,碧玉楼诗刻,俟后寄。所示从吾先生(彭韶)送张巡检诗,何不类平生之言也。分惠诸儿辈及诸士友历日,分付一二,感公盛德,并此为谢。

      嘉会楼于弘治七年(1494)夏六月卜地,百工力作,浃数月告成。嘉会楼上梁时,顾别驾(叔龙)赋诗以贺,挚友陈献章作《嘉会楼上梁和顾别驾》一首以记。诗录下:

      嘉会楼上梁和顾别驾

      远离声迹入无无,又向人间见此模。

      老去虚誉深自愧,古来名教要人扶。

      每留半饷陪诸老,绝胜扁舟在五湖。

      颇忆当年兴国寺,樽前高论欲何图。

      弘治元年(1488),陈献章虚岁六十一。顾通判(叔龙)乘船夜泊江门,挚友陈献章款待,以诗唱和。陈献章连作《次韵顾通判夜泊江门见示》《次韵顾通守》《次韵顾别驾江门夜泊》三首为记。诗录下:

      次韵顾通判夜泊江门见示

      病里春秋六十更,酒杯无日不渊明。

      还将白发供人事,自许青山不世情。

      版築又劳今别驾,风花带管老先生。

      红蕖绿浪江门路,肯放孤舟半夜行。

      次韵顾通守

      到处能开观物眼,平生不欠洗愁杯。

      窗前草色烟凝绿,门外波光月荡开。

      歌放霓裳仙李白,醉空世界酒如来。

      春山几幅无人画,紫翠重重叠晚台。

      次韵顾别驾江门夜泊

      云卷晴波千里白,帆收落日半江明。

      遥看烟际楼台迥,不受人间鼓角驚。

      碧玉偶逢须著眼,黄花已过更挥觥。

      眼中别驾如君少,倾到尊前接后生。

      弘治元年(1488),兴化王太守、陈献章等会饮顾通判(叔龙)宅,陈献章作《次韵兴化王太守,诸公会饮顾通府宅,见忆白沙联句》一首为记。诗录下:

      次韵兴化王太守,诸公会饮顾通府宅,见忆白沙联句

      兀兀腾腾且白沙,铁桥岁晚未移家。

      子规枕上无人唤,枳殻江边有酒赊。

      万物有成宁免坏,百年无喜复何嗟!

      渔翁欲语沧溟外,安得诸公共钓槎?

      顾叔龙通判拟归,向挚友陈献章索和诗,陈献章作《次韵顾通府拟归索和章》七言古诗二首,以表挚交拟归,孤独之感。诗录下:

      次韵顾通府拟归索和章

      一

      山居还有事权无,童子朝朝告水府。

      我得此生真得矣,公知人懒不知乎?

      一春花鸟篇章废,万里云霄羽翼孤。

      惟有白龙池上月,夜深来伴老樵夫。

      二

      眼中鱼鸟异飞沉,天损真谁不受侵?

      别驾何须称我病,诸公那肯借人深。

      三年入报天官政,再命来腰刺史金。

      何许慢亭君欲去,虹桥跨月几千寻。

      弘治七年(1494)夏六月,按治广东侍御熊公欲创楼于白沙水湄,为往来相接之地。别驾顾叔龙以按治之命来相地,是夕,宿挚友陈献章碧玉楼。两人以诗唱和。陈献章作《次韵顾别驾留宿碧玉楼》五首为记。诗录下:

      次韵顾别驾留宿碧玉楼

      序云:“弘治七年(1494)夏六月,按治广东侍御熊公欲创楼于白沙水湄,为往来相接之地。谋始事于我,郡主林先生遂尽闻于藩宪诸公。议既定,别驾以按治之命来相地。是夕,宿白沙碧玉楼。遂次韵奉答。”

      一

      白云沧海共悠然,病榻年深别驾眠。

      领略可胜诸老意,一簾疎雨对江天。

      二

      信宿留公岂偶然,山中麋鹿避人眠。

      乾坤多少登临意,一洞天深一洞天。

      三

      一张一弛皆自然,嘉宾未醉主人眠。

      两鸠相对山楼午,唤得晴天作雨天。

      四

      不相同处是同然,三十年来辦一眠。

      何处白云堪作雨,白云封断白龙天。

      五

      勾引渔郎恐未然,桃花岩下笑人眠。

      白头我亦人间睡,不是桃源洞里天。

      弘治八年(1495)春部书复至,顾别驾(叔龙)以两司之命来劝,挚友陈献章作《八年春部书复至,顾别驾以两司之命来劝,驾用旧写怀韵赋诗见示,答之》二首为记。诗录如下:

      八年春部书复至,顾别驾以两司之命来劝,驾用旧写怀韵赋诗见示,答之

      一

      恰恰啼莺初变树,翩翩官骑忽穿云。

      杯觞花底香迎客,鼓笛楼前闹送君。

      老态一时都共见,公歌三叠敢相闻。

      白头空有丹心在,北望天遥感恋勤。

      二

      名教可尊谁敢后,少年空有气凌雪。

      得终残喘留将母,直拟孤诚死报君。

      俗变唐虞今日计,德高尧禹万里闻。

      太平何处无歌颂,卧听蓬莱击壤勤。

      顾叔龙积劳成疾,卒于肇庆府同知任上。挚友陈献章亲书祭文,并安排料理后事,直至其子至乃已。祭文录下:

      祭顾勉庵别驾

      于乎,昔倅我邦,公才独优。往贰端阳,实宪一州。通达万变,可期一面。止于郡僚,督府之荐。公车翩翩,愈励愈骞。一病不起,孰云非天。少有抱负,受知当路。众论同异,孰识其故。晚节不亏,浩然赋归。进退可观,吾宁不悲。一息不至,今其已矣。神乎洋洋,歆此诚意。

      六、陈献章与吴绎思

      吴绎思,初名敷,以字行,更字思周,别号拙戒。兴化府莆田县黄石塔兜人。宋状元吴叔告之后。明天顺元年(1457)进士,授饶州德兴(今属江西)知县。迁瑞州府(今江西高安)同知。后升惠州(今属广东)知府。丁内艰,起复潮州(今属广东)守。成化二十二年(1486)八月以九年秩满升浙江布政司左参议。弘治元年(1488)二月升浙江布政司右布政使。弘治三年(1490)十二月致仕。年七十二卒。

      吴绎思与陈献章相友善。吴绎思在惠州知府任期内,与陈献章赋诗唱和。陈献章作《赠吴惠州绎思》五言古诗一首以记。诗录下:

      赠吴惠州绎思

      皂盖朝天阙,青山道故乡。

      高堂开寿斝,酩酊别莆阳。

      成化十年(1474),陈献章虚岁四十七岁。陈献章《与吴惠州绎思》书札一封,对吴惠州关心支持表示敬意。赞吴绎思是贤守,执事光明磊落。书札文录如下:

      与吴惠州绎思

      仆腐儒也,生岭左四十又七年矣,乃无以自见于天下。顷因一二辈流妄加推让,于有所不为之中置贱姓名焉,执事从而齿录之,乃不自矜重,具酒与币,勤一介于千里,赐之手札而问焉。仆何足以当此?惭惭悚悚。然仆之所以不辞于执事,非昧于自度,辱执事使也,徒欲以广执事之心,使天下称执事者,以执事为有礼,且曰,执事于不贤而誉且礼之,況其所谓贤者乎?亦昔人“请自隗始”之义也。

      郡,大封也,太守,大官也。当风化未还之日,狱讼日繁,幸而主者不敢怠于其职,疲神竭知,夜以继日,孳孳犹恐弗及。如此者,今之所谓贤守也。执事光明磊落,优游而敦大,规模气象,迥异常流,使勤于听讼矣,而又不遗其本焉。此仆所以乘风而知慕,览币而弗辞,其心盖又有激于此也。若夫君子进为君,退为亲,进退可否之机,执事研之熟矣。仆何敢仰疑于万一哉?使回,并此布悃。不罪。

      七、陈献章与陈聪

      陈聪,生卒年不详。兴化府莆田县人。景泰元年(1450)福建乡试翁宾榜举人,官莒州学正。与陈献章友善,有诗唱酬。陈献章作《与陈聪》《赠陈聪返莆》共三首以记两人友情。诗录如下:

      与陈聪

      秋风雨见莆阳子,皂帽青筇去复回。

      眼底流年三十许,脚跟行路几千来。

      未知世事真能忘,初得家书不肯开。

      若问江门何所见,两崖春雨长青苔。

      陈献章《赠陈聪返莆》六言古诗二首,录下:

      赠陈聪返莆

      一

      缊袍不妨学道,绝谷可以求仙。

      相府胡为慢士,纸田自有丰年。

      二

      青钱不满枝头,雪茧徒劳免颖。

      相逢浪劝归耕,实欠苏秦二顷。

      八、陈献章与李元镇

      李元镇(1437—?)字廷安。兴化府莆田县洋尾李角(今涵江区白塘镇洋尾村李角)人。明成化五年(1469)进士,成化九年(1473)授户部主事,历刑部员外郎,成化二十一年(1485)九月(一说成化二十二年)升广东按察司佥事。弘治九年(1496)正月致仕。

      李元镇任广东按察司佥事期间,每出行部至广东新会,辄一过陈献章,坐小庐山精舍半饷,始至携所得誌铭文并挽诗一大帙来授,寻以《风木图》请记。《风木图记》文录如下:

      风木图记

      莆之李侯某,由进士官户曹员外郎,出为广东按察佥事。每出行部至新会,辄一过病夫陈某白沙,坐小庐山精舍半饷。始至,携所得誌铭文并挽诗一大帙来授,而读之三敛袵,先处士默庵先生与林夫人之贤皆可考而知矣。寻以《风木图》请记。

      夫孝子之事其亲,视于无形,听于无声,致爱则存,致悫则著,著存不忘乎心,奚存殁间哉?吾闻之曾子再仕而心再化,曰:“吾及亲,仕三釜而心乐;后仕,三千钟不洎,吾心悲。”弟子问于仲尼曰:“若参者,可谓无所县其罪乎?”曰:“既已县矣,夫无所县者可以有哀乎?彼视三釜、三千钟,如鹳雀蛟虻相遇乎前也。”今夫禄之弗逮养。曾子悲之,侯亦悲之。侯之心,曾子之心也。若曾子可谓尽思矣,奚事于图?乃若孔子,则以为子之养其亲,期于适焉耳。苟至乎适,虽圣人不能有加也。遑问其他?具足于内者,无所待乎外,性于天者,无所事乎人。又非但事亲一事为然也,一以贯之。其所称孝,非常所称。常所称者,丰其养,厚其葬,生之封,死之赠而已耳。嗟夫,今之士夫异于古之士夫也,其所称孝率以是为至矣。吾恐圣贤贤之志不明于后世也。

      既抚图而悲,复引其意,谓侯曰:“侯死事尽思,无负于曾子矣。亦知曾子所以显其亲于无穷者,何如哉?《孝经》曰:“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。”侯念之,侯念之。是为记。
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),李元镇自海南征黎遇陈献章,佥宪李公(元镇)谈起征黎之事,陈献章作《佥宪莆阳李公自海南征黎,遇白沙》一首以记。诗录下:

      佥宪莆阳李公自海南征黎,遇白沙

      蛇窟纵横木短弓,霜风何处捲飞蓬。

      清时欲献征黎颂,血刃犹誇甲胄雄。

      九、陈献章与郑荣

      郑荣,生卒年不详。兴化府莆田县人。任广东江门沙冈巡检。与陈献章友善。郑荣官满告归,持诗卷过白沙乞诗。陈献章赠诗。并为其诗卷题跋《书郑巡检诗卷后》,曰:“吾邑沙冈巡检郑荣官满告归,持此卷过白沙乞诗。荣,莆人也,壮而仕,老而休,贤于不知止者。予既赠之诗,复录近作七绝于此。莆有大理黄先生(黄仲昭),故人也。荣见问,我以此卷呈之。”

      陈献章还作《送郑巡检休官还莆》一首以作别。诗录下:

      送郑巡检休官还莆

      卑棲一枝足,高举入云层。

      大鹏非斥鷃,斥鷃非大鹏。

      卑高各有适,小大不相能。

      归去木兰溪,溪鱼美可罾。

      十、陈献章与黄万硕

      黄万硕,生卒年不详。字文大。兴化府莆田县黄石东井人。明成化四年(1468)福建乡试黄文琳榜举人。历江西南昌府新建县学训导。擢广东化州知州。

      黄万硕任广东化州知州时与陈献章相交友善,后来黄万硕归莆,陈献章作《赠黄化州归莆田》五言律诗一首送别。诗录下:

      赠黄化州归莆田

      有客来何处?多年守化州。

      白云秋自好,碧玉自相投。

      日月催人去,行藏怅此休。

      武夷洗足罢,回首望罗浮。

      十一、陈献章与邱天祐

      邱天祐(1454—?)(一作:丘天祐)字恒吉。兴化府莆田县黄石象峰人。出仕后,迁居田尾西洲。成化十七年(1481)进士。授瑞安县(今属浙江)知县。改饶平县(今属广东省潮州市)知县。后丁忧去官,弘治七年(1494)十二月授直隶监察御史,弹劾不避权贵。后历巡按广西,复按陕西。弘治十一年(1498)曾劾宦官李广招权纳贿之罪。弘治十七年(1504)十一月,丁忧服阙,由陕西道监察御史复除浙江道监察御史,其居台近十三年,以疾乞归。

      邱天祐任广东饶平县知县,廉能著于时,重建中正堂,有政绩。大儒陈献章代作《代简奉寄邱明府》(一作《代简奉寄饶平丘明府》)一首。诗录如下:

      代简奉寄邱明府(一作《代简奉寄饶平丘明府》)

      何处思君独举杯,江门薄暮钓船回。

      风吹不尽寒蓑月,影过松间千丈来。(一作:影过松梢十丈来)

      按:明府:县令别称。

      十二、陈献章与翁俨

      翁俨,字时恭。兴化府莆田县合浦里(今属秀屿区)人。天顺六年(1462)四十岁例入贡。成化十八年至二十二年(1482—1486)任肇庆府恩平县(今属广东恩平市)知县。

      翁俨与陈献章友善。成化十八年(1482)冬十二月,时任恩平知县翁俨书信请陈献章撰《恩平县儒学记》描述其兴学事迹。《恩平县儒学记》录如下:

      恩平县儒学记

      恩平,古恩州之域。国朝置恩平驿,隶阳江县,今恩平堡是也。堡立于成化之己丑(成化五年,1469)。先是西獠入寇,景泰、天顺间,剽掠高凉以东,亘数百里无完城。民争起从贼,远迩巢垒相望,此其地也。成化改元(1465),圣天子念两广夷贼未平,命将讨之,而用其偏师于此。既而贼势复炽,当道者以恩平地四达难守,简畀我邑令。郁林陶侯素有威略,至则急捣其巢穴,亦既杀其桀黠者,遂以其众还各郡县且数万人。而虑其向背靡常,即一旦复起为患,有如前日充斥,其将何以待之?此堡所以建也。

      成化丙申(成化十二年,1476),右都御史郴阳朱公(朱英)奉勅总督两广军务。既至,环眡列郡,昔尝为贼所破者,亟谋所以善其后。谓恩平故多虞,且其地介数邑之间,当东西行之冲,送往迎来,民劬于道路者无虚日,不如以堡为邑便。会我陶侯亦以边功累升按察副使,奉玺书专经略是方。公于是俾侯成之。区画既定,悉以上闻。凡割阳江、新会、新兴三县人户三千户,粮一万石。县仍驿名,城以堡建,无所改于其旧。城之中为治戎之所,东则县治,西则学宫。既成,诸士子远近云集,学舍不能容。诵弦之声盈耳,过者叹曰:“美哉,洋洋乎!昔为盗贼之垒,今为诗书之府。谁之力欤?”邑令翁君(翁俨)以书属予记其事,而于学宫尤惓惓焉。甚矣,翁君之明于保民也。

      自有边患以来,狼吞虎噬以残民之生,人所知也;汤沸火烈以贼民之性,人未必知也。颠沛流离,死生利害怵于前;而父子失其亲,兄弟失其爱,鼓之以斗争之风,置之于水火之地,则五品之伦、五常之性与生俱灭,诚不可不惧也。卫灵公问军旅之事,孔子辞以未学,曰:“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。”自今观之,昔者军旅之兴,虽以拯民,亦以弊民。弊民之政,孔子所不忍言,岂得已哉!今地方宁谧,文教聿新,俎豆之事安可一日而不讲耶?邑长俎豆其政而忠信发之,学宫俎豆其教而忠信导之,诸士子俎豆其志而忠信体之。习端而俗正,教立而风行,民乐生而好乱者息,士有耻而慕义者众,则刑罚可省,礼义可兴,囹圄可空,干戈可戢,守令之责尽矣,而君之志宁不亦乐于斯乎!

      予不文,谨具其事始末与其所当先者以复君,碑于学宫,俾来者有考焉。君名俨,莆阳人。

      清阮元《粤东金石略》(卷第九《肇庆府金石》二)载:“《陈白沙恩平县儒学记》:《恩平学记》,成化十八年(1482)冬十二月,古冈陈献章公甫为县令莆田翁俨撰文。丁未(成化二十三年,1487)三月,知县陈汉昌求书立石,文俱载为邑始末,归于教民忠信。书法古逸带有分隶遗韵。”

      十三、陈献章与林典

      林典,字汝惇。兴化府莆田县郑庄(今荔城区黄石镇定庄村)人。成化十三年(1477)丁酉福建乡试蔡清榜举人。初授冠县(今属山东)教谕,捐俸资贫士。改西安县(今属浙江衢州),提学吴伯通称其为浙中师儒第一。擢郧阳府(今属湖北)教授。郡治新设,人才尤陋,经典指教,遂有兴起。擢宣城县(今属安徽)知县,治最诸邑。历顺天府通判,都察院经历,调中军都督府,正德九年(1514)二月擢广西按察司佥事,服阙,补山东,提督北畿屯田,兼管粮草。正德十五年(1520)疏乞致仕。年七十卒。

      林典任郧阳府教授,后主考广藩,往江门访谒陈献章,献章称其为远到之器。

      十四、陈献章与林体英

      林体英,兴化府莆田县凌厝人,后居黄石。成化元年(1465)福建乡试赵珤榜举人。莆田县儒士。林体英在中举人后,曾经到广东江门拜访陈献章,献章教其理学两个月,回莆亦能激昂自进。惜未任职而卒。

      成化十一年(1475),陈献章时年48岁。其《与胡佥宪提学书》第三封载:“奉别忽已踰年,想望之私,无日不尔。……闽中陈剩夫(陈真晟)者,先生所知,不幸去年秋间死矣。其人虽未面,然尝粗闻其学术专一,教人静坐,此寻向上人也。可惜,可惜。旧岁莆田有一举人林体英来访白沙,与语两月,比归亦能激昂自进,不知其后何如也。……”

      十五、陈献章与陈茂烈

      陈茂烈(1459—1516)字时周,号如宾,又号希武。祖籍浙江瑞安,戍籍兴化卫,定居莆田城内北门街(今荔城区镇海街道梅峰社区)人。成化二十二年(1486)举人,弘治九年(1496)进士。出使广东,受业陈献章门下。旋授吉安府(今属江西)推官。弘治十六年(1503)三月入为云南道监察御史,后迁河南省监察御史。正德五年(1510)七月,以母老体衰,乞归终养。供母之外,不办一帷。正德十一年(1516)十月,其母身故,时茂烈抱疾,强起号哭,寝地,疾转亟,卒。其贫且无后,里人刑部尚书林俊为其治殓,葬于西门外龙桥村,亲题“陈茂烈之墓”五个字,又立其族子远扬为其后嗣。巡按御史王应鹏上奏茂烈的廉约、孝行和清修苦节,朝廷乃诏其宅里为“孝廉里”,又立“旌表孝廉”坊以彰其行。天启元年(1621),追谥“恭清”。卒后入祀莆田乡贤祠。

      清李清馥撰《闽中理学渊源考》(卷五十四《恭清陈时周先生茂烈学派》)载:“陈茂烈,字时周,莆田人也。先世瑞安人,曾大父以军功隶兴化卫总旗,于是遂为莆人。……弘治九年第进士。尝使广东,一切馈赠悉却之。是时,新会陈献章以理学倡东南,茂烈则往执弟子礼,语累日。献章甚喜,告以学须静一。于是退作《静思录》,佩其言终身。……”

      陈茂烈于弘治九年(1496)中进士,尝出使广东,受业陈献章门下。陈茂烈离开后,陈献章作《与陈进士时周》书简一封,称陈茂烈“独其心追古人而从之,时周盖有之矣。”书简全文录下:

      与陈进士时周

      时周,水菽之养,自垂髫迄今三十年。韩退之(韩愈)称孟东野(孟郊)无田而衣食事亲,左右无违,混混与世相浊,独其心追古人而从之,时周盖有之矣。时周别去,益思时周平生履历之难,大略与老朽同而又过之,求之古人如徐节孝者,真百炼金孝子也。顷岁,有答林府主寿老母生日诗云:“有母年龄暮,逢辰喜懼深。多仪焉敢却,揣分故难任。锦段拈香拜,仙醅洗盏斟。独惭非节孝,未了百年心。”因事惟贤,寄不足于词诗中发之尽矣。抑闻之,子不私于亲,非子也;士不明于义,非士也。贤者审择内外取舍之宜,以事其亲爱,日之诚而无不及之,悔在我而已。

     

    钱柜777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钱柜777

    投稿邮箱:fjptwhw@163.com   联系QQ:935877638

    广告热线:0594-2288370    13015960168